新闻动态

  • 0

浅谈新形势下智慧医院的发展理念与实现路径

Category : 新闻动态

数据建设与技术创新:智慧医院发展的双轮驱动 我国医院信息化经过20年的快速发展,当前正处于从信息化向智能化转型的关键时期。在推进数字化医院建设实践中,一方面面临系统集成难、数据标准化差、智能化程度低等诸多现实困难,另一方面又要拥抱云大物移、人工智能、区块链等不断兴起的各种新型信息技术带来的医疗模式深刻变化。具体体现为需求爆发与条件受限、技术创新与数据不佳、顶层设计与局部现实、短期成效与长远布局等多种矛盾交织。 人们憧憬无所不及的智慧时代早日到来,理想是丰满的,但现实仍然特别骨感,智慧医院的实现必然有相当长的路要走。落实到具体的行动计划上,我们又该如何把握?我们认为,不管外部形势如何风云变幻,始终把握数据建设与技术创新两条主线,智慧医院建设之路才会行稳致远,智慧之光终究会逐步明亮。 01 对智慧医院的内涵与特征的认识 医院信息化工作的称谓,从早期的“信息化医院”、“数字化医院”到“智慧医院”建设。为此,业内常有人提出疑问,到底什么叫智慧医院,智慧医院的特征是什么?现在我们就是智慧医院了吗?这些问题确实要予以科学的明确,否则就会迷失前进方向,造成资源投入的巨大浪费。 智慧医院的名词在官方文件中最早提及的是,2014年8月国务院下发的《关于促进智慧城市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笔者也查阅了国内文献对智慧医院的定义,其中以中国数字医学杂志执行主编李华才的解释较为准确—— “智慧医院是综合运用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和通信技术手段,感测、分析、整合、感知医院相关信息系统的数据或信息,从而为满足医疗、服务、管理的各种需求作出智能响应”。 由此可见,在可预见的未来,智慧医院的特征是泛在的互联、深度的感知、智能的应用;同时,智慧医院的内涵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社会发展、技术进步不断升级和超越。 笔者对国内医院信息化发展水平的定位判断是:目前尚处于数字化医院向智能医院1.0转型的关键时期,数字化医院建设基础还不扎实,发展很不均衡。当前智慧医院雏形开始展现,但还不能称为完全意义的智慧医院,智慧医院的实现依托单体医院很难实现,需要依靠全行业甚至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事实上,我们注意到国家卫健委官方文件中,对“智慧医院”这一名称的使用较为慎重,比如《医院智慧服务分级评估标准体系》中提到:“指导医院以问题和需求为导向持续加强信息化建设、提供智慧服务,为进一步建立智慧医院奠定基础”,换句话说,当前还没有达到智慧医院的层次,只是为之准备和铺垫。一些非IT专业的媒体和少数医疗机构的宣传报道则比较“前卫”,声称“国内首家智慧医院”之类的报道时有出现。智慧功能的局部亮点显然不能换而言之为智慧医院的整体实现。 医院数据体系建设的核心理念 医院数据体系建设是实现智能化的必备条件。 智能应用总体上可分为数据驱动和知识驱动的智能应用两大类。知识可来源于数据分析,也可直接来自领域专家的认知,知识的计算机存储和利用归根到底依然需要一种有效的计算机表示,即知识的数据化。因此,无论是数据驱动还是知识驱动,归根到底,都是一种数据形式。我院近期召集了一次人工智能研究临床专家座谈会,大家提出的最多的问题是数据收集、加工、标记困难。 传统意义上,医院信息化建设按业务模块可分为患者服务信息化、医疗信息化和医院管理化三大类。每一个类模块包含了诸多子系统(比如医疗信息化包含医护工作站、电子病历、LIS、PACS、电生理、输血等几十个子系统),这些子系统通过相关协同和互联,共同构建成医院信息化整体体系。 面向智能时代的智慧医院基础建设,我们需要升级建设理念。传统意义上,医院信息化建设是以业务驱动的,数据只是支撑业务的附属品。新形势下,业务体系建设应升级为数据体系建设,以数据为核心建设要素,通过业务现实需求分析和未来需求预测,建立可扩展的数据模型,综合利用数据实时治理和数据后治理的双重手段,实现数据颗粒度饱满、数据链完整一致、数据标准集成统一等数据质量要求。 03 智能技术应用创新的基本思路 从智慧医院发展整体的角度看待医用人工智能技术研究与应用,需要把握以下三个方面的原则和思路。 一是智能技术并不等同于人工智能技术。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技术只是医院实现智能化的一种新型技术而已。医院大多数应用场景中,在数据质量基础支撑较好的条件下,使用常规信息技术即可实现业务的智能化。医院现有信息系统之所以表现出令医务人员感觉不够智能,常常因为数据离散缺失、软件自身架构扩展性差多种综合因素引起。我们需要积极探索和布局新型技术的应用,但唯人工智能论也会使智慧医院建设陷入误区。 二是人工智能研究应遴选特定场景。当前人工智能技术发展总体处于弱人工智能阶段,实现通用智能尚待时日。具体就医疗行业的人工智能研究而言,应聚焦特定病种、特定场景开展。不明确这一定位,极易造成研究风险,比如放射等医技部门希望AI能排出绝大部分正常胸片,使医务人员专注于异常病例的分析和判断。从需求的角度看非常合理,切实可极大提高医技科室工作效率(因为大部分片子都是正常的),但从AI技术角度看,AI需要通过学习具备识别诸多病种的阳/阴性特征的能力,无论从数据采集与标注、算法设计和规避临床应用风险的角度看,都是非常困难的。 三是智能创新应与信息化有效融合。信息系统为智能化提供数据来源和场景条件,并通过其独有的算法予以智能感知触发信息系统相关行为响应。正如李国杰院士所言,人工智能不是单项技术,在实际应用中,很难分清哪些是人工智能应用,哪些是一般的计算机技术应用。在智慧医院建设实践中,智能化和信息化同等重要,智慧医院将会越来越呈现智能化和信息化融合发展的新业态。 文章转载自医信邦 ... 更多内容


  • 0

《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进入四审!医疗、医药、医保领域新增法规

Category : 新闻动态

12月23日,《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四审。《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草案)》从一审到四审已历经两年,四次审议离“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正式实施又迈进了一步。 “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是我国卫生领域第一部基础性、综合性的法律,引领医药卫生事业改革和发展的大局。四次审议又增加了哪些新规?下面“医学界”从医疗、医药、医保、公卫四个维度将新增内容梳理如下: 医疗:两个方面 ▲... 更多内容


  • 0

迈向未来医院——医院信息化的5大趋势

Category : 新闻动态

医院信息化建设应回归管理本质 1998年国务院决定建立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医保结算促使医院信息化迎来了第一次较快发展的重大机遇,以费用为中心的医院信息系统在大部分医院很快得到普及应用。 2008年我国政府开始深入推进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09年开始实施新的医改方案,信息化成为医改“四梁八柱”中唯一的技术支柱,临床路径和医院信息化成为公立医院改革的重要抓手。公立医院改革促使医院信息化发展迎来了第二次重大机遇,以互联互通、信息共享、业务协同为核心,以电子病历、临床信息系统为重点的区域医疗信息化得到全面、快速发展。 医院信息化作为公立医院改革和发展的基础性工程,既是深化医改的重要任务,也是重要的驱动力。医院信息化在优化就医流程、保障医疗质量、实现精细化管理、提升服务能力等方面起着重要的支撑作用。 目前,基层医院信息系统的完善与升级、大型医院信息系统的应用深化,以及区域医疗信息平台的建设,成为驱动医疗信息化高速发展的3大力量。 随着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视联网、移动互联网、智能卡等新技术的迅速发展和广泛应用,基于移动的数据消费、基于物联网的数据收集、基于大数据的数据分析、基于云计算的数据分享正在逐步成为现实,医院信息化正朝着标准化、集成化、智能化、移动化、区域化等方向发展。 我国的医院信息标准化建设,先后经历了探索研究(2001~2005年)、重点突破(2006~2010年)和快速发展(2011~2014年)3个发展阶段。经过10多年的不懈努力,人口健康信息标准体系正在逐步完善,目前我国已制/修订基础类、数据类、技术类、管理类人口健康信息标准240多项,其中正式发布150多项,这些标准和规范为医院信息化的规范化、标准化建设奠定了基础。 《健康中国2020战略研究报告》中提出:未来要推进7大医疗体系专项建设,在医疗信息化方面,国家将推出预算达611亿元的全民电子健康系统工程,包括大型综合医院信息化系统的标准化建设、建立全民电子健康档案和区域性医疗信息化平台3项工作。 为推动医院信息标准化建设,自2012年6月开始,国家卫生计生委正在推进医院标准符合性测试,具体测试工作主要包括数据交换和功能实现两个方面,目前已有4家医院通过4级测评。医院标准符合性测试工作的导向作用,将会积极引导医院(尤其是大型综合医院)信息化的标准化建设,促进医院信息标准的落地应用,助力医院信息化朝着标准化方向健康发展。 标准化是医院信息集成的基础,而医院信息平台(Hospital... 更多内容


  • 0

预见2020年民营医疗:爆雷、整合和重塑

Category : 新闻动态

有人说,“2019年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却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显然,掌柜不以为然,至少对医疗行业不适用。如今又到年底了,掌柜预见下即将到来的2020年民营医疗。 一、爆雷 爆雷是淘汰的升级和提速。如果说,2019年淘汰的都是些小虾米,2020年爆雷的将是颇具规模的医疗集团乃至上市公司。小虾米大多交的是智商税,而大集团交的则是认知税。 “黑天鹅”事件不再只是偶发,逐步趋向“灰犀牛”而高发。除了往年都有的涉及医疗安全和医疗质量等恶性事件可能接连爆发外,套保骗保、偷税漏税、红包回扣直至扫黑除恶等爆雷新闻,都将屡见不鲜。医疗行业又迎来一个更为动荡的阵痛之年。任何一个行业整体转型变革,总要经历黎明前的黑暗,2020年或是医疗行业的黎明前。 民营医疗彻底分化。部分大佬玩家根基动摇、伤筋动骨、坐立难安,数十年来建立的庞大医疗帝国也很可能大厦倾覆,要么老板因陈年旧账而被清算,要么集团因资金链断裂而崩盘,要么因原罪引发导火索而被连根拔起。“起高楼、宴宾客、楼塌了”的周期定律转盘这次轮到医疗行业,屡试不爽。尤其是某系医疗,更易爆雷。只有早在五年前甚至更早就彻底转型上岸、被某系同乡讥讽有快钱不赚的那一小撮异类,方有可能幸免。 传统民营医疗人要么失业、要么转行。不同业态的医疗机构运营思维截然不同,玩得转医院的大多玩不转门诊部和诊所。更有不少顽固不化的投机分子加快走出国门,从过去的换个城市到现在的换个国家(以东南亚国家为主)继续惯性套路运营。以药品耗材销售代表为主的相关产业从业者批量涌入医疗机构或保险公司,不少护士则转到类“家政”性质的上门护理乃至保险和微商。 医疗服务投资悖论争先惨烈上演,抗不了周期成了“扛周期”,高估值终变“高哭值”,赋能型也成了“负能行”。众多不懂行的医疗健康基金不敢投了也不能投了,甚至连钱都募不到了只好解散。在医疗服务领域做业绩高对赌,已然“人人喊打”。那些只会讲故事的医疗项目更融不到钱了。 医疗改革持续推进,目标剑指彻底斩除体制内毒瘤,数十年来的潜规则和灰色领域彻底暴露出其黑色的本质。这也倒逼公立医院院长、科主任、骨干医生走出体制,医生获取阳光收入和未来股权倍增收益的意愿空前强烈。民营医疗开启花样自救模式,期冀熬过愈加艰难的2020年。然并卵,该死的照样会死,甚至死得很难看,活下来的或许才是真心做医疗的。 二、整合 整合,是回归的延续。医疗产业链上中下游整合换挡加速,药品耗材、设备器械、软件信息、互联网医疗等公司加快布局实体医疗机构,也有产业链从业者和医生合伙创办医疗机构。其中,不少成了垂死挣扎医疗机构的接盘侠,堪称“捡漏与掉坑齐飞,浑水共蓝天一色”。 医生群体批量走出体制,医生合伙办医时代正式到来,“小而美”门诊部、诊所业态遍地开花。如何找到靠谱的合伙人成了继牌照、资金之后的核心痛点,中高端医疗人才猎头市场竞争加剧 中高端医疗机构业绩持续难看、现金流吃紧。在经济下行整体基调不变环境下,机构面临医保和商保“青黄不接”煎熬期。拥有医生品牌和运营能力的知名医生集团,成了一二线城市中高端医疗机构争抢的合作对象。医疗健康媒体盈利模式遭受严峻考验,原创优质内容无法持续输出,粉丝增长停滞不前,即便有流量也苦于无变现途径,业务发展空间受限,聚焦不同细分领域的医健媒体或将整合 传统领域和传统医院业态,整合资源、盘活存量将成为行业主旋律。医院业态增量速度放缓,门诊部和诊所业态数量持续爆发。医生和运营团队以托管或合作、参股或控股等形式盘活存量成为民营医疗又一新势力。名目繁多但又千篇一律的所谓医疗机构运营培训班、研修班和训练营逐步暴露出“收智商税”的本质。 团队(医生和运营)、物业(区域选址、性价比)和现金流成了机构能否持续健康发展的三大决定性因素。如何找到高性价比的好物业,将成为一门技术活,选址掉坑和后悔的惨痛现实案例也将越来越多。Medical... 更多内容


  • 0

信息化建设给医院带来的效益

Category : 新闻动态

随着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信息化技术越来越多地应用于各行各业。 在医疗卫生行业,经历了以财务、收费管理为核心的初级应用,到以病人为主线,贯穿整个诊疗过程的服务流程管理,再到全面系统地服务于医院管理、决策、运营。医院信息化建设经历了一个不断发展创新的过程。 大多数医院已经完成了HIS系统、PACS系统、LIS系统、电子病历系统、后勤物资系统、医保等外部接口等模块。计算机网络管理应用已经覆盖到医院的各个科室,信息化对医院的支撑作用越来越明显。 可能有人会问了,医院信息化建设投入这么大,给医院具体带来了什么效益?从哪里能够充分体现出来其实医院信息化建设的效益是通过支持医院管理与提高业务处理能力,减轻工作人员的工作强度、提高工作效率来取得的? 效益的体现有时是直接的但大部分是间接的、隐含的,在医院表现更多的是服务功能而不是效益功能。当然,信息化建设直接的效益也很明显,本文现从经济、技术、服务等角度阐述信息化建设对医院的促进作用。 系统上线后医院上半年总的增幅为28.5%。细分如下: ①正常的惯性增长: 这个和国家和地方经济发展增速基本持平,增速在10%左右。 ②医院新技术、新业务、新设备带动这一块一般在5%左右。 ③其他收入(包括拨款、体检、制剂、医保等等)增长幅度取值在5%左右。 那么剩下的增长就是信息化建设对诊疗过程的规范和业务流程的管理获得的,所以信息化建设对医院的贡献率保守数字在8%左右。 患者的诊疗过程一般是从门诊就诊检查、初步诊断、明确诊断,在进行术前专项检查,到入院体检、住院诊断、医嘱、直至完成全部的住院病历,最后出院医嘱、复诊预约等等。 这其中经历的环节众多,需要门诊、病房、辅助检查等多部门的医生、护士、收费员等统筹协作,此中又涉及到诸多诊疗检查设备,团队协作非常重要。仪器设备的正常运转、检测结果准确无误的传递、临床医护人员的精准诊疗、医嘱下达,以及手术过程的正确操作,疾病的鉴别诊断,预前预后,发病机制,临床表现,并发症及合理用药等,需要各科室部门相互配合协作流畅执行,才能保证医院的诊疗救治,管理运转精准高效运行,才能为广大患者提供优质完善的服务,为广大人民群众的健康保健、卫生诊疗提供一个优异完美的平台。 要实现以上目标,达到技术领先,在以原来以人和设备为核心的基础上,整个医院运作的流程管理、运统筹协作、质量控制,绩效提升,信息的传递执行等每一个环节,都起着关重要的作用。因此需要一个专业、高效、优异、完善的信息系统来为医疗机构的运转提供可靠的服务。 抛开技术层面的因素,从医院流程管理的另一条主线来讲,医院每天需要针对成百上千的患者提供千差百异的服务,要确保最大程度上对每一位患者的精准服务,就必须要做到技术领先,而技术领先就必然需要建立完善科学的医疗信息系统,使全面的医疗管理更加便捷、科学、准确。同时为确保医疗数据为医院的临床、科研、教学工作中的统计分析、循证诊断提供翔实可靠的数据,也需要一套完善、可靠,稳定的医疗信息系统。 从服务、费用控制、 ... 更多内容


2021年6月
« 4月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